长久

这里长久~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
感谢你们的陪伴~

最后,希望来了别走
当然,也请走了别来

我忽然有点想写恶友组被集体家暴什么的……
不过肯定ooc会特别严重

cp普洪,亲子分,仏英

思考要不要写……
好纠结

我找到了一个比银魂还没有节操的动漫
不得不说
节操什么的……
不如用来挣钱
比如赌主角输,最后上豪华游轮旅游什么的

搓搓爪子,试图来这里问问

你内裤的颜色

军训完感觉自己傻了……
随便看看吧
傻白甜
ooc严重

  “亚蒂,你内裤的颜色是什么呀?”阿尔弗雷德昂起小小的脑袋,一脸天真地问。
  “啊?”亚瑟的大脑一下子停下来思考,他昨天刚刚和弗朗西斯从孤儿院抱回来的小家伙,怎么突然的想到了问自己这个问题。
  “亚蒂——”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喊道,“你……”
  “停!”还没等阿尔弗雷德把话说完,亚瑟率先开口了,“谁让你问这个问题的?”
  “嗯……弗朗西斯他不让我说。”阿尔弗雷德小小的脸皱在一起,一脸沉思的模样。
  “乖。”亚瑟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脑袋,“你先回房间去吧,答案一会你就知道了。”
  此时,门后的弗朗西斯冷汗蹭蹭蹭地冒着,他最终还是选择打开门,带着有些尴尬的笑容开口“小亚瑟,你好啊,今天天气真不错,哥哥我出去逛一圈。”
  亚瑟没有开口,他转身坐到沙发上,看着门。
  弗朗西斯这一下倒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
  亚瑟听着没有声响,开口道,“你不出去了?”
  “不……出去了。”弗朗西斯清了清嗓子,认真的模样,“所以亚瑟你的内裤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把国旗穿在身上?”

一见钟情

仏露
ooc严重
前面废话很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那么多)
贵族仏x流放者露
全文bug可能有点多……

  1917年10月25日,是伊万难忘的一个日子,那天他的心可能比那能“冻死狗”的寒风还要冰冷。
  车轱辘辗在凹凸不平的道路上,一路颠簸得让伊万感觉头晕晕乎乎的,他是被人推下马车的,他的脸在冰面上狠狠撞了一下,却感觉不到什么痛感,待他缓慢地爬起了笨重的身子,才发现周围人好笑一般地看着他,他下意识地抹了下鼻子,果然部分的布料从原来的深棕色,变成了一种更接近黑色的颜色。
  接他们的船吐着灰色的烟,缓缓靠在岸边,船上已经有人了,还不少,他们随便地靠在船舱的墙壁上,三三两两的不知道讲着什么。
  很快的,所有人都上了船,船上的环境糟糕极了,刚刚呆在门口的人都只是在聊天而已,进了船舱,大部分都人眼里已经没有了神,他们抽着劣质的烟草,然后咳嗽,唾沫星子到处乱飞,伊万忍受不住了,他感觉到自己的鼻子现在特别疼,嘴唇上面湿漉漉的感觉。
  伊万在人群中费力移动自己的身子,他忽然间发现了一个楼梯,也没有多想,他就爬了上去。
  冷风在伊万把脑袋探出去一瞬间就呼啸而来,仿佛一把把刀子从他脸上刮过。他却迎着风头,爬了出去,不出他所料,那就是甲板。
  风夹杂着雪,漫天飞舞。
  伊万脖子上的围巾被风吹着不停抖动。那是他姐姐,送给他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礼物。
  伊万突然的觉得口渴了,他在怀中摸索着,随后拿出一个小小的壶,犹豫了一下打开后,微微抿了一口,又似做贼一般飞快地将它塞进衣服里。
  船舱里传出一声闷哼,五六分钟后,一个人上来了,应该是船上的水手,穿着什么的比伊万他们都好了不少,他拖着一个人——衣不蔽体的一个人,然后将那人举起,丢进了大海里,随后又似没事一般回到了船舱中。他连一眼都没有看向离他只有几步之遥的伊万。
  而伊万,他望着刚刚溅起水花的海面,此刻又是平静一片,除了船行驶带起的波纹,什么都没有。但是他确确实实看见了 那人被扛在水手肩上时,嘴唇还在蠕动,手指尽力地向前伸着,以及他被丢下甲板,最后一丝希望完全破灭的眼神。
  伊万回了船舱,此刻一个高个子,身上正盖着件大衣,身底下还铺着不少衣物,毛乎乎的大手枕在脑后,舒适地躺在地上,嘴里叼着根烟草,还翘着二郎腿,仿佛在度假一般。
  伊万找了个角落,他将自己的衣物再裹裹紧,歪着脑袋,靠着铁皮,便睡了过去。
  伊万不知道自己一觉睡了多久,不过他醒来时,船上已经空荡了不少,显然的,船之前停靠过,不过他可能是累极了,因此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有水手似乎注意到了他,丢给了他一瓶水后,就把他带离了原来的地方,他把他带到舱门附近,并且告诉他下一次船下一次靠岸时,他就要下船了。
  伊万点点头,等着那个水手走远了,他将手中的水一饮而尽,补充完了水分,果然的饥饿感就上来了,他在怀中摸索着,却只摸出来那个小壶,这次他只是打开闻了闻,然后又靠着船舱。
  他被流放的原因,因为他支持叶赛宁,而他本人却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因此,政府决定将他们那一批人流放,杀鸡儆猴的作用,他也不知道那群“同伴”怎么样了,毕竟他们被分得很散。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伊万那时候正回忆着自己小时候的事,和妹妹姐姐一起生活的日子,那时候三个人会平分一个黑面包,姐姐总会再剩下些给他和娜塔。
  水手们可不管你是在梦着什么,他们推了推伊万,示意他该下船了。
  伊万点点头,向他们道了谢后,下了船。
  十月的俄罗斯寒冷异常,十月的巴黎却没有那么冷,反而有着和煦的阳光。
  伊万走了一会便感觉到有点热了,他将最外层的大衣脱下,搭在肩上,路过的小姑娘总是侧目,然后窃窃私语。
  伊万会一点英语,但他不会法语,因此,他看着来往的行人,有点不知所措。
  突然间伊万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转头,却发现来人衣裳华丽,有一头金色微长的卷发,紫罗兰一般的眸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那人说了两句什么,伊万不懂,他用着生硬的英语说道,“我来自俄罗斯,我不会法语。”
  那人愣了下,随即又笑了,他用英语说“我叫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伊万也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后,询问他是否有什么事。
  弗朗西斯端详了伊万一会之后才说道,“你的眼睛像紫宝石一般,真好看。”
  伊万有一丝愣神,随即到了声感谢。
  弗朗西斯没再说什么,他撸了撸袖子,银色的手表在阳光下有些炫目。伊万看着阳光下的弗朗西斯,不知不觉竟有种想要沉沦其中的感觉。
  “让我们走向春天的街道,
  让我们走进金色的暴风雪。
  太阳与雪花在那里亲吻
  炽热的醉意酣畅淋漓……①”
  伊万不自觉地将季娜伊达前几月写的诗朗诵出来,眼前的人,他觉得是他见过最美好的春天。
  风吹过伊万的脸颊,弗朗西斯抬起了头,他说“哥哥我该回去了,有缘再见。”
  伊万有些呆滞地点点头,不过也是他和他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伊万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街上的妇女安详地干着自己手上的工作,并没有过多留意这个外乡人。
  伊万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有些饿了,他四处张望着,看见街的转角似乎有家小店,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隐隐约约他能闻见面包的香味。
  面包店前坐着一位老妇人,她可能视力不好,胸前挂着一副眼镜,她的头发是亚麻色的,很卷。
  伊万悄悄走到老妇人面前,轻轻推了推她,而下一秒老妇人则站了起来,她使劲睁大眼睛看着伊万,嘴里不停嘟囔着什么。
  伊万被吓得向后退了一步,老妇人却突然之间紧紧抱着伊万,然后拉着伊万就进了自己的店。
  老妇人的热情让伊万有点不知所措,他木讷地环视了一下,老妇人却在这短短的时间拿出一个热乎乎的面包递给他。
  伊万没有伸出手,他震惊地看着老妇人,老妇人却并不介意,依旧把面包往伊万手上塞。
  老妇人最后张开嘴,示意伊万和他学,在伊万把嘴张开的同时,把面包递到他的唇边。
  伊万实在忍不住了,咬了一大口,食髓知味,面包对于伊万来说简直是饕餮盛宴一般。
  一个面包很快就被伊万吃完了,还没等伊万来得及道谢,又一个香喷喷热乎乎的面包被递到了他的嘴旁。
  伊万犹豫了一下还是吃下了那个面包,对着老妇人用英语说着谢谢。
  老妇人戴起眼镜,一瞬的失落刹那间又被隐藏起来,她笑眯眯地招呼伊万进了面包店的后面,那是一个小屋子。
  屋子里面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还有个一人高的衣柜,房间里的墙上挂满着各式各样从报纸上裁剪的诗,纵然伊万并不识得上面的字,但他有直觉那是诗。
  老妇人开口,朗诵的口气“
  塞纳河在密腊波挢下扬波
  我们的爱情
  应当追忆么
  在痛苦的后面往往来了欢乐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我们就这样手拉着手脸对着脸
  在我们胳膊的桥梁
  底下永恒的视线
  追随着困倦的波澜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爱情消逝了像一江流逝的春水
  爱情消逝了
  生命多么迂回
  希望又是多么雄伟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
  过去一天又过去一周
  不论是时间是爱情
  过去了就不再回头
  塞纳河在密腊波桥下奔流
  让黑夜降临让钟声吟诵
  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②”
  伊万静静地聆听着,他歪着脑袋,沉迷在法语的优雅中,仿佛塞纳河的河水就在他耳边平和地流淌一般。
  “睡吧,天色暗了,亲爱的……孩子。”伊万还来不及询问或者拒绝,等他缓过神时,屋子的门已经被悄悄关上。
  外面的天空已经漆黑一片了,屋子里的油灯尽着最大努力,照亮自己周围的环境。
  伊万刚想吹灭油灯,当他把手撑在床头柜,并且探出身子时,感觉到手底下有个方形的东西压在自己手底下。他摸索着把那东西拿起来,又将重心向后倾,斜靠在了墙上,凝视了一会之后,又拿起油灯,昏暗的灯光让他把眼睛眯了起来,照片上的人隐隐约约和他有几分相似。
  伊万心下了然,也猜到了大约发生了什么。他悄悄把照片放回去,又将油灯吹灭,放在原来的位置。
  第二天一早,伊万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拉开窗帘,一束阳光射了进来,撒在床上,映出窗户的影子。
  伊万下床,老妇人回头看了眼他,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对着他莞尔一笑。
  伊万洗漱完毕后,出了门,还没来得及向老妇人告别,老妇人却将四五个用油纸包好的面包塞到他怀里,又给他一个纸袋子,让他把面包放进去,用英语说道“再见,我的孩子。”
  
  伊万一愣,老妇人却又接着说“我的儿子在战场上,他主动去的战场,为他骄傲自豪。”
  那时老妇人的眼睛里散发着明亮的光。
  伊万不知道该以何种表情面对老妇人,他笑笑,说“谢谢”然后紧紧抱了抱老妇人,便离开了。
  伊万一路走一路张望着,他刚刚吃完一个面包,又将自己的绒毛外套生硬地塞进了那个袋子里。
  袋子显得非常臃肿,开口出露出不少棕色的毛,甚至让人怀疑袋子里是否真的装着一只小棕熊崽。
  “在人间我只爱非人间的东西……③”伊万在口中吟唱着,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唱这首诗,只是觉得它突然涌上心头,他看见昨天令他沉沦的金发男子,又出现在他面前。
  显然的,弗朗西斯也听见了身后传来的朗诵声,他转过头,看到伊万后,眼神带着些惊讶。
  伊万感觉弗朗西斯不仅和自己不是一路人,和他之前见过教堂之中高高在上的主教,骏马身上侧眼瞧人的将军也不是一路人。他觉得弗朗西斯可能和耶稣是一类人,都是神的孩子,但弗朗西斯是神的宠儿,神给予了他高贵的出生,迷人的眸子,俊美的脸庞,动人的嗓音,一颦一笑都彰显着他与众不同的气质,一举手一投足都呈现着难以述说的优雅。
  弗朗西斯注意到了伊万的眼神——沦陷与某一种东西的眼神,他也开始打量起伊万来,伊万和其他斯拉夫人不同处就在于他长得白净,下巴上干净地看不出胡茬,弗朗西斯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伊万的下巴,果然手感很棒,滑滑的。
  伊万一下子惊醒了一般,他昂了昂脑袋,向后退了几步,惊讶地看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收回手,犹豫下开口“哥哥我好像有点喜欢你,对,虽然我们只见了两面。”
  伊万感觉现在脑子里乱哄哄的,仿佛水库开了闸一般,万千思绪一同涌了上去。
  弗朗西斯捧起伊万的脸,深情地朗诵道“你的眼睛这样深沉,当我弓下身来啜泣
  我看见所有的太阳都在其中弄影
  一切失望投身其中转瞬逝去
  你的眼睛突然这样深沉使我失去记忆
  是鸟群掠过一片惊涛骇浪
  晴光潋艳,你的眼睛蓦地变幻
  夏季在为天使们剪裁云霞作衣裳
  天空从来没有象在麦浪上这样湛蓝
  什么风也吹不尽碧空的忧伤
  你泪花晶莹的眼睛比它还明亮
  你的眼睛连雨后的晴空也感到嫉妒
  玻璃杯裂开的那一道印痕才最蓝最蓝
  苦难重重的母亲啊雾湿流光
  七支剑已经把彩色的棱镜刺穿
  泪珠中透露出晶亮更加凄楚
  隐现出黑色的虹膜因悲哀而更青
  你的眼睛在忧患中启开双睫
  从其中诞生出古代诸王的奇迹
  当他们看到不禁心怦怦跳动④”
  “好听!”伊万夸赞道,他把脑袋搁在弗朗西斯肩上,他又从弗朗西斯的声音中感受到了塞纳河的河水在他身边流淌,“它表达的是什么?”
  “爱情。”弗朗西斯搂着伊万,他把嘴唇贴近伊万的耳朵,“他在歌颂爱人的眼睛,而现在,我,想用这首诗歌颂你的眼睛。”
  伊万笑了笑,他心中特别的安定,虽然短短两面,但是他相信他们一见钟情。
  弗朗西斯吻上了伊万的唇,万语千言都在这个动作中诠释得一清二楚……

注释:①《年轻的三月》季娜依达·吉皮乌斯
②《密腊波桥》纪尧姆·阿波利奈尔
③《洞隙》季娜伊达·吉皮乌斯
④《艾尔莎的眼睛》路易·阿拉贡

我忽然发现一句话俩种语气说出来完全的不一样
很强硬,很坚决“下次这样,绝不轻饶”
带着哭腔“你下次再这样子,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第二种真的,不得不说,啧

被人说写出来的东西勉勉强强可以看……
感觉这俩年全部白写了……

本家向的双仏在一起会不会这样子

“哥哥我今天真是帅啊”
“明明哥哥我才帅!”
“哥哥我就是比你帅”
“我比你帅!”
………………
难道你俩不长一样吗?

简单来说
我去瞅了眼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当然是网上的
然后我真就想吐糟
女主咱能别那么贱吗?
还有男主你忽冷忽热,你以为你某地天气呢,翻脸比翻书还快
前一秒挖人眼 后一秒娶人为妻
女主也是,人家都要娶别人为妻了 还上去眼巴巴地问人家是不是爱自己
然后跳下诛仙台,我凑,一场大转变就此开始了啊
我……后面的没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能不能高级一点!不要那种玛丽苏啊!

还万尼亚金毛大暖男!

就空间里一搞笑视频
ooc严重

首先是这样子的,伊万总觉得自己屋子太大,空空荡荡的,少了个什么,灵机一动的他就上网寻找啥狗最好养,然后底下的评论超级统一的是
“金毛!”
“金毛大暖男!”
……
于是乎,伊万真信了那个邪,没几天就提溜了一只小金毛回来。
第一天,伊万觉得它食量有点大,没事,养得起!
第二天,伊万觉得它喜欢吃汉堡,没事,还是养得起!
第三天,伊万发现它喜欢在自己床上睡觉,没事,可以养!
第四天,伊万发现它睡觉会流口水,这就有事了,当他枕上去,闻着那个垃圾食品以及说不清道不明味道的口水,就有点怀疑自己的选择了。
第五天,伊万发现他不仅会流口水,还tm会咬枕头,行,你咬我买!
第六天,伊万掐着金毛脖子,这是万尼亚最后一个枕头了,你要咬也明天再咬,听见没!小金毛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一副无辜样。
然后伊万回来,看着在已经还有那么三分之一完好的枕套上睡着的那只小金毛,已经在思考炖这狗要多大一锅。
然而此时那只小金毛脑上的呆毛还在那儿动来动去,狗嘴大张。
伊万也不造咋了,就把那呆毛捏在手里往上一揪。
“嗷”
小金毛不见了,一个小伙子赤着身子坐床上,“你揪hero呆毛做什么?!”
伊万此时心中不知道跑过多少个草泥马,为什么别人家的都是田螺姑娘,洗衣做饭上床什么的样样精通,他家的就是一傻啦吧唧只会流口水的蠢狗。
“你揪hero呆毛做什么!!!”显然的,那小金毛不满足被无视,他扑到伊万身上嚷嚷。
“嗯?”伊万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他揉了揉小金毛,“让你为那些枕头肉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