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这里长久~
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文
感谢你们的陪伴~

最后,希望来了别走
当然,也请走了别来

睡前小故事

码完就睡觉
cp可以自由代入~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魔王,他最喜欢就是上树抓鸟玩,小时候摔下来,把头上摔了几个包,还是硬气着不哭,就要抓鸟玩。
然后呢,他有个玩伴,那玩伴就看着他一次次地上树,然后又一次次掉下来,随后无奈地替他包扎伤口,这时本来没有哭的魔王,总会忍不住轻声抽噎。
然后他们长大了,魔王成了真的魔王,却偶尔还会会爬树抓鸟了。
玩伴成了大将军,但有时还是会在树下守着魔王,等着给他包扎。
魔王看着眼前的奏折,思绪就飘了好远好远,树影婆娑,目标就在眼前的树上,他蹑手蹑脚地爬上树,鸟却在他伸手的时候,振翅而飞,害得他跌了跟头……
想着想着,魔王笑出了声,突然的急报到来,“大将军战死沙场。”
轰然间,一切崩塌,据说王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战场,见到将军负伤而死之后,双目血红,只留下残影便出了军帐,不久,只听见敌军一片惨叫声。
不过一刻钟,敌军将领的脑袋被魔王提在手上,魔王如图地狱归来的修罗一般,身上的鲜血低落下来。
最后的最后,魔王再没有爬过树,再没有抓过鸟,再没有露出真心的笑容……

大家晚安~

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是不对劲了
有个啥啥油说是补下面的(家里大人在哪儿说)我花了好久才说服自己,是补腿的,但是……第三条腿……
还有继续下去就不是吵架了,我花了好久又说服自己那大不了就打架嘛,结果……床上打架……
我……绝望……

我感觉我对自己关注的事物特别执着,只要我心中认定了,就是这样子。
感觉可以这么说“太太就是太太,不管何处,只要有文字,或者有画他就是”
同时我也很有底线,那就是不会去恶意抹黑别的cp或者别的人物,一旦触及这个,那一切都免谈。
同样的,我喜欢的人就是我喜欢的人,不管他怎么样我都喜欢,但是有一点,不能搞欺骗,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尤其是身边最相信的人骗我。

其实偶真的发现话剧这种剧本真的超级不爽
每次对戏的时候都不能回嘴
真的是……超不爽

Look at me

  “Look at me,Alfred”亚瑟的音调又严肃了一分,他的学生外加恋人此刻又望着窗外走神,显然得阿尔弗雷德还是没有反应过来,“Alfred!”
  桌子旁本摇摇欲坠的笔,此刻掉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阿尔弗雷德这才恍然惊醒一般地看着亚瑟,忽地,风从半开的透明窗户中吹进,习题纸化作蝴蝶飞翔了起来。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但是实在是对于他一脸无辜及可怜的模样,实在是不忍心再去说什么,只得弯下腰替他一张张拾起,又将它们理理整齐,再次放到桌面上。
  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的卷子,脸上写满了不满,他捂着脑袋,可怜兮兮的模样“亚瑟,我的脑子快要被这试卷搞成浆糊了。”
  “你的脑子本来就和浆糊没什么区别。”亚瑟站到阿尔弗雷德身旁,拿起一张试卷,看着,便皱起了眉头,再看看阿尔弗雷德又望向窗外出身的模样,心中的不爽便一涌而出,他一把板过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在他微微震惊的眼神中,凑上他的唇,而后略带霸道地撬开的微张的牙齿,在他口腔内舔舐。
  阿尔弗雷德一愣后,随即用手环上亚瑟的颈脖,回应着他的动作,来不及咽下的涎水顺着两个人的口角留下。
  是亚瑟先结束了这个吻,他离开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唇,将身子站直后,欣赏这一副美丽的景致,阿尔弗雷坐在椅子上喘着气看着亚瑟,声音略带着一丝撒娇说“I am looking at you, artie。”

啥都没没有的东西怎么就被吞了……
快要是一年前的了

无意间

中午的摸鱼
大概会有后续吧
虐的可能性比较大

  喝茶时总习惯斟上一小杯红酒放在一旁,亚瑟的作风不知何时成了那样。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去做,他的酒量酒品总是让人忍俊不禁的。
  旁人也不是没有问过他这个问题,只是亚瑟每次都摇摇脑袋“无意间的,回过神来就已经准备好了,家里没有了红酒与没有了红茶的感觉一样的。”
  亚瑟一直也没有去认真想过,这是为什么,毕竟他所购买的红酒并不昂贵,也不曾对他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
  弗朗西斯,来得突然,去得突然,亚瑟在整理书架上的书籍时,猛然间一枚书签落下,华丽的法语手写体与他面面相觑,署名是弗朗西斯。
  记忆如同洪水猛兽一般袭来。

再看两遍
纠正下是全员不能忍
法叔最严重

无条件信任

开放式结局
双杀手设定

  一
  “我说,我会杀了你。”亚瑟看着弗朗西斯神情冷淡,他将一把黑色的枪抵在弗朗西斯脑袋上,手指扣着扳机,下一秒,仿佛子弹就是从枪中窜出,射进弗朗西斯的脑门。
  “哥哥我当然相信”弗朗西斯将自己手中的枪丢在地上,手拉下来亚瑟的手,舌尖舔过从枪口舔舐至枪身,再轻轻吻了下亚瑟的手背,接着认真地看着他,“相信你不会开枪的。”
  亚瑟的手早已经不知道抖了几回,却始终压不下扳机,在听见弗朗西斯的话之后,更是有一种想要将枪丢出去的冲动。
  弗朗西斯一手搂着亚瑟的脑袋,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另一手拉着亚瑟的手将枪抵在自己胸口“亚蒂,我信你。”
  亚瑟的手抖得更加厉害,枪随之滑落,“嘭”地落在了地上。
  “混蛋……”亚瑟轻声呢喃,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忘情地回吻着弗朗西斯。
  
  
  
  二
  亚瑟和弗朗西斯都是杀手榜上名列前茅的。
  
  
  
  
  三
  前两天,两人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大吵了一架,而后几乎是要分道扬镳的状态,同居时的屋子内的家具上也落了一层薄灰。
  这时,亚瑟突然接到要将弗朗西斯杀死的悬赏,犹豫半晌,还是推到了这份工作。
  来人失望地摇了摇头,又去委托别的杀手。
  亚瑟得到消息之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他相信弗朗西斯的实力,却也担心他,源自于内心的慌张,让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赶去了那个地点。
  当亚瑟赶到时,弗朗西斯已经站立在血泊中,低下横尸算算也有那么十几个。
  见到亚瑟,弗朗西斯还是很惊讶的,开口道“怎么?小亚瑟也想要取哥哥性命?”
  其实此刻的亚瑟到并不像是来取人性命的,他一身常装,也没带什么手套,只腰间别着一把手枪。
  “是啊,接到委托人的命令。”亚瑟思考片刻,如是说道,又走过去,无视地上似乎还有些苟延残喘的人,“报酬还挺丰厚的。”
  “嗯哼。”弗朗西斯抱臂看着亚瑟,“原来哥哥我的性命的价格能让小亚瑟你心动啊。”
  “是啊。”亚瑟抚摸着抢支,“你那金灿灿毛茸茸的脑袋可是好多人想要用重金收购的啊。”
  “嘛……那我看这些人,应该会很喜欢小亚瑟吧。”弗朗西斯偏过脑袋,看着亚瑟。
  “我可和你没……”亚瑟话还没有说完。
  “当然有。”弗朗西斯笑意盈盈地看着亚瑟“哥哥我脑袋里想得可都是亚瑟你啊。”
  “那么如果我说我会杀了你呢?”亚瑟凑上前去一步,弗朗西斯则把玩着手枪,“我信你。”
  
  
  
  四
  “哥哥我可想小亚瑟了。”弗朗西斯指指自己,再揉揉亚瑟的脑袋,“别生气了,好吗?”
  亚瑟刚还想回嘴,却感到弗朗西斯在他耳边又轻声说“哥哥我有些累了……”
  “弗朗西斯!”亚瑟感觉到不好,立刻大喊到,他将弗朗西斯平放在地上,又掏出些许消炎药喂给他吃,再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他身上,掏出手机,打给了他们的主治医生。
  通完电话,亚瑟就靠在弗朗西斯身旁,拉着他的手,嘴里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亚瑟的心里就像着被什么东西揪着了一样,呼吸困难,好比离了水的鱼一般。
  医生来得很快,亚瑟却浑身都湿透了,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这几分钟对于亚瑟而言比几个小时更加的漫长难熬。
  现在他只害怕眼前的人,眼睛一闭就再不能睁开了,那个即使自己抢抵在他命门上,也只会笑着说“我信你”的人醒不过来了。
  医生的神情严肃,亚瑟也不敢多嘴,就怕影响了他的治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医生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最后他擦擦头上的汗,站起身告诉亚瑟“暂时没什么生命危险了……只是,他可能会成植物人。”
  
  
  
  
  
  五
  亚瑟坐在病床前,告诉弗朗西斯,那个发出悬赏的人已经被自己杀掉了,询问他自己是不是很厉害啊。
  弗朗西斯躺在床上,一声不响。
  亚瑟又继续说,今天我又完成了一笔悬赏,等着你醒了之后,我们就不干这个了好不好。
  弗朗西斯依旧没有声音。
  亚瑟看了看他,又说道“你信我不会杀了你……那我信你也会醒过来!”
  “所以,醒过来,好不好……”
  弗朗西斯依旧没有回答。
  亚瑟上前轻啄了一下弗朗西斯的嘴角。
  “我信你……我等你……”
  
  

算是个老早以前的,来发发

  亚瑟死亡设定,普通人设
  “啊,你说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笑吟吟地回答道,“嘛,可以说是总算死了,不要被逼着吃那些难吃的料理了。”
  亚瑟死亡的第一年,弗朗西斯二十五岁岁。
  “诶,亚瑟?”弗朗西斯挠了挠脑袋,“不是去年死了吗?怎么还有人记得这个毒舌夫”
  亚瑟死亡的第二年,弗朗西斯二十六岁。
  “亚瑟?”弗朗西斯不经意地瞥向右手边的位置,“死了挺久了吧,反正我是那么感觉的,不过我还真是一点都不想他,除了……”
  亚瑟死亡的第三年,弗朗西斯27岁。
  “啊咧,又是亚瑟啊?”弗朗西斯满脸的微笑,“哥哥我都快记不起他的娃娃脸了,那双绿眼睛……反正见不到了。”
  亚瑟死亡的第四年,弗朗西斯28岁。
  “亚瑟?”弗朗西斯思考了一下,“哥哥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吧,反正现在挺自在的啦。结婚证,为什么不注销?好吧,哥哥我太忙了,没有空。”
  亚瑟死亡的第五年,弗朗西斯29岁。
  亚瑟死于弗朗西斯25岁生日那一天,死因挺奇怪,听说是什么心脏病突发,而那时弗朗西斯离他不过两步远,却愣是没有发现。
  亚瑟和弗朗西斯在弗朗西斯24岁生日那天结婚,领结婚证那天,他们还吵吵闹闹的。
  亚瑟死亡的第一天,弗朗西斯是浑浑噩噩的,那一个星期弗朗西斯没有出过家门,但是听闻街坊邻居说“波诺弗瓦先生出来时,干干净净得,一丝悲伤都没有。”
  亚瑟死亡第一年开始,就不曾听过弗朗西斯再为自己办过任何生日,也不曾听说过弗朗西斯带着那一位女孩回家。
  弗朗西斯好似和以前一样,一样的朝气蓬勃,一样的彬彬有礼,一样的温柔。
  但是,弗朗西斯每天回家之后都只会把以前和亚瑟在一起拍摄的所有照片看一边,以至于,一开始有些照片上亚瑟的脸被他一下一下摸得不见了踪影。
  剩下的几张照片弗朗西斯当成宝贝一般,放进塑料袋子里,一遍遍观摩,他沙发茶几上的一沓厚厚的白纸,画的都是亚瑟。
  弗朗西斯思念亚瑟思念疯了,他每夜都在思念着亚瑟,看着他们的结婚证书,把头埋在枕头里痛哭。
  早在他们结婚之前,就有过约定“无论谁先死亡,剩下的那一方必须好好过。”
  那么缥缈一个约定,是弗朗西斯与亚瑟最后的羁绊。
  弗朗西斯不想再失去他的亚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