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There's someone is waiting for you
To my future love

Cigarette

  
祝大家七夕快乐啊——
好久不写文了,有点手生

       “又下雨了。”
  
  亚瑟看着窗外呢喃。他从烟盒中拿出一根烟,修长的双指夹着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绿色的眼眸宛若黑夜中准备伺机而动的狩猎者。
  
  屋子里没有开灯。
  屋子外是漫天黑云。
 
  天空忽的白了半边,是一道响雷闪过。   
  
  亚瑟的手抖了一下,过长的烟灰掉在了他的身上,他站起了身,将香烟掐灭在香烟缸里,随即又把衣服上的灰掸到了地上,又跌回到椅子上。   
  
  “咚咚”两声。   
  
  “进来吧,你有钥匙的吧,弗朗西斯。”亚瑟头也没有抬,却在话音刚落下时,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灯被打开了。   
  
  亚瑟把眼睛闭上了好一会才睁开,他看向弗朗西斯,“你来做什么?”   
  
  “你不早知道?”   
  “我不知道。”   
  “是吗?”弗朗西斯笑笑,“我还以为你当初把钥匙落在哥哥家里是让哥哥我来找你呢。” 
  
  
  
  
  “不,青蛙,我只是忘了拿回家了。”亚瑟故作镇定地说道,他双耳的细微颤抖却没有能躲过弗朗西斯的眼睛。
  
  
  
  
  “这可真是个忘性大的小兔子。”弗朗西斯自顾自地说着,再刻意地在亚瑟眼前将钥匙收好,踱步到亚瑟面前给了他一个吻,“告诉哥哥,你还要和哥哥分家多久?”
  
  
  
  
  “多久?”亚瑟似乎想起来一个好笑的笑话般,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当初,我记得可是你提出的分家。而我现在在伦敦过得很好。法/兰/西。”
  
  
  
  
  “是,是我提出的。”弗朗西斯深吸一口气,那当真是段糟糕极了的回忆,他和亚瑟在一件小事上吵了起来,然后当时的他被亚瑟那句“滚去见你的贞德吧。你法/兰/西的上帝!”一下子挑起了心头的怒火“哦,英/国/佬,滚回去你的伦/敦吧,浪漫而温和的巴/黎一点不适合你,你这古老又死板的亚瑟!”
  
  
  
  
  “当然,当然。”亚瑟似乎是怒极反笑,“这种软乎乎的巴黎,软乎乎的女人才他妈最合适你!”
  
  
  
  亚瑟离开了,他回到了伦敦。弗朗西斯站在亚瑟的面前,转过脑袋,点燃了一根香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亚瑟的喉结动了动,他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躁动,他再次点燃一根烟,袅袅之中,他开始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弗朗西斯下意识地伸出手,却在动作到一半时,生生地停了下来,再恢复到之前的姿势,大口抽着烟。亚瑟再咳了两声,就把烟给掐灭了。他看向弗朗西斯。“我不喜欢抽烟。”
  
  “那你还抽。”弗朗西斯的话语带着些许责备。
  
  
  
  “因为你抽。”亚瑟抬眼看向弗朗西斯,“我不明白这玩意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入口的滋味那么苦涩还他妈灼肺。”
  
  
  
  “这可不对。”弗朗西斯苦笑两声,“香烟其实有时候和毒/品很像,沾了再戒就难,不去碰,可以。但是一直不碰,你的心脏会开始反复无常的跳动,你的精神会飞到九霄云外,即使明白这玩意不好。但是你的心脏你的精神仍似为它所活。”
  
  
  “这样子吗?”亚瑟继续看向弗朗西斯,他勾勾手指,示意弗朗西斯向他靠近,“吻我,在烟味尚未散尽之前。”

帮k

帅气庄休:

#重庆仏英聚会
#一宣
#求k




「跨越34km的Dover海峡,我在凯旋门等你的红茶」

“嘿!哥哥我亲爱的甜心们,这是来自一场茶话会的请柬,请穿上你最好看的小裙子小西装,来参加我们的下午茶,有喜欢的什么甜点么?我们会准备....哦当然,绝对不会让小亚瑟进厨房,这点可以放心,另外请带上喜欢的书籍哦,我们还准备了小游戏,这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你是笨蛋么....连这点事都做不好!给我放下手里的清单....!!另外....希望你们...能来我的下午茶....会准备最好喝的红茶的!!”

ps.由于人力财力问题,我们无法为大家举行场贩,但我们会以最大努力满足大家的。
另,场刊会有,统计人数后会决定地点和时间。希望大家都来看一看。

小段子

丢了就跑
是苏米


“满天飞舞的雪花,飘落到肩头,透过棉麻的缝隙,触碰了皮肤,渗入骨髓,和着血液流遍全身,四肢百骸越发冰冷,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眼睛闭上了,便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伊利亚单膝跪在地上,握着阿尔弗雷德的脚踝,用指尖轻轻摩挲他青色的脉搏,眼里的红光印着一旁暖炉里的火光,“这是二十五号晚上,我经历的一切。”

“那你可真是个怪物。” 阿尔弗雷德向他嘲讽地笑着,他的眼神是蓝色中夹杂着火焰的颜色,好像在大西洋海底的火山喷发的神情,“那你把我抓来这里,又将我扒光捆住,不会仅仅是让我来听你讲述你的从前吧,Soviet。”

“当然不是。” 伊利亚侧过头去吻阿尔弗雷德的小腿,“我只是想让你在烈火中,体验一把,我那时候的滋味。”

是婚戏啦
不过还没有写完
悄咪咪先放上自己写得一点点
可能有些突兀
因为还有一半在她那
写完后,如果她同意,我会放上全部的

tag就不打了女体冷战
伊莲娜和艾米丽

不知道为啥在车上脑洞特别多

小孩子之间那种纯粹的好感也好好啊

就是我好喜欢你,和喜欢粑粑麻麻的喜欢好像又有点不一样,有时候不是很想和他们说话,却像每时每刻都和你在一起玩。

一个苏露梗

伊利亚消失之后,伊万一个劲地给自己灌酒,直到烂醉如泥为止

发刀使我快乐

  刀子可好吃了
    所以大家一起来吃吧——
  
  
  #战争结束设定
  
  阿尔弗雷德在洞中熬了三天三夜。
  
  他是在战争末期,带着重伤的伊万躲进山洞的。
  
   尽管外面的炮火声已经停了,但是阿尔弗雷德依旧不敢轻举妄动,他不知道战争是否已经停止,他时不时探出头张望情况,却被半人高的杂草挡住了视线,他焦急,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水……”伊万张嘴轻声呢喃道。他双目紧闭,眉头紧锁,显然极其痛苦的模样。这也难怪,子弹在他下腹处穿了一个小洞,血到现在还在流出,染红,更确切地说是染黑了一片。
  
  阿尔弗雷德虽然早在一开始就替他处理过伤口,却也只能是简易的包扎一下。 他们与大部队失散是在三天前,那时任凭谁都想不到,纷飞着如此剧烈战火的战争会轻易结束。只不过都是丢卒保帅而已。更明确的是,大将军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于是弃了棋盘,举着白旗。反正回去也大可以说是敌人太强,我不忍看着战士们白白牺牲。最后在念几段悼词,他依旧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
  
  阿尔弗雷德下定决心,他穿过半人高的杂草,发现自己正面对一方湖泊,出于对清水的渴望,他几乎是奔跑着过去的,紧接着便跪在地上,开始饮水。当他喝饱了之后,才惊觉似乎有些许不对,周遭并没有枪炮声,这太过安静了。但是他又来不及深究,只拿出了自己的水壶灌满水,再小心翼翼地回去。
  
  伊万的呻吟声越发微弱,几不可闻。阿尔弗雷德想了想还是含着一口水,俯下身子将水慢慢渡进伊万口中,他舔了舔伊万的嘴唇,一阵铁锈味透过舌尖只传他的大脑。渴水的人碰上水,第一反应就是大口吞咽,伊万也不例外,他张开唇,伸出舌,却没有力气去抢夺,只能任由阿尔弗雷德将水一点点喂给他。
  
  “我……”伊万蠕动着嘴唇,费力地睁开眼睛,“爱……你。”
  
  “……别说话!”阿尔弗雷德若说不震惊也是假的,可他心头总有不好的预感。
  
  伊万摇了摇头“我看……看见了天使……我该走了……”
  
  “不,不会的!”阿尔弗雷德握着伊万的手,却是冰凉凉的,他看向伊万腹部的伤口,神情复杂。
  
  “阿尔弗……战争结束了……告诉我……我爱你……”伊万嘴角挂上了一丝浅笑,而后就直直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不——”阿尔弗雷德清晰地看到伊万的瞳孔涣散了,手也是无力地任由他握着,他俯身去亲吻伊万,从眼睛到鼻子,再到嘴唇,一遍遍,宛若吻过珍宝般虔诚。他在心中祈祷,上帝也不知道是否能听到他的心声。
  
  洞口外忽然传来脚步声,阿尔弗雷德抓过身旁的枪,就对准洞口,显然有人进来了,阿尔弗雷德看了一愣,然后说道“你来得太迟了。”
  
  来人只是告诉阿尔弗雷德让他出去,战争结束了。
  
  阿尔弗雷德的瞳孔一下子放大,却又觉得好好笑,刚刚那人还在担心战争,此刻到被告知战争结束了。多么讽刺啊。他将手握紧又放松,跪倒伊万身边,在他耳边悄声说“战争……结束了。”
  
  来人挥挥手,便有四个人鱼贯而上,将伊万抱到担架上,跟在来人与阿尔弗雷德身后出去了。四个人一离开洞口就动作迅速地走远了,阿尔弗雷德一愣,看着渐行渐远的伊万,他突然开口喊道“战争结束了——!”
  
  战争结束了,士兵该回家了。
  
  阿尔弗雷德在争取伊万亲属的同意后,怀抱着伊万的骨灰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梗——
梗——
梗——
(请看清这个再看下面,谢谢)

悄咪咪开个点文——
不过事先声明一下,因为有篇仏英的文没有写完,所以至少会拖到十月左右(往后无限延伸啦),嗯,带梗带cp谢谢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尽量全写

设定是指角色的各种背景设定
梗是指一件事

比如说露露和米米一个是教师一个是学生这是设定
露露和米米因为成绩起了争执这是个梗

带梗带cp!
带梗带cp!
带梗带cp!

(开车什么的,尽量是不会开的)

cp除了米露都可以,另,太冷的cp怕性格掌握不好。
最好当然还是在tag的cp里点文啦——
就这样子——

zhi 息 play


不是很刺激的一个车……
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