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There's someone is waiting for you
To my future love

皮皮皮

人生目标就素天天皮

苏米,苏总害怕打雷设。

都说呀,伊利亚是个钢与冰雪打造出来的男子。但是你们可以想到他在外面平地惊雷时,躲进被子里的样子吗?

那天,是个乌云弥漫的日子,黑不拉几的云层中,偶尔闪过一丝丝的电光,然后平时那个不可的伊利亚,居然钻进被窝里。好吧,他过了一会又走了出来。捧着手游玩得正开心的阿尔弗雷德问道“你怎么又出来了?”

“被子里太热了。”伊利亚一边说一边走到阳台上吹风,突然一声响雷。阿尔弗雷德清晰地看到了伊利亚的身子颤了颤。

阿尔弗雷德笑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难得的,去主动一下,抱抱那只可怜兮兮的伊利亚

被需要

已修改链接


上海卷+露米日=

百度网盘(压缩过) 密码:b59b

知性这两个字形容法姊大概是最好的吧

随笔吧

QQ上投过稿了,来这儿也发一遍吧

“子美。”月光下的朦胧中,仿佛一个纤细的人影显现,太白仰头再饮下一杯酒,他此刻看出去也是雾蒙蒙的一片,并未有人在那儿站着候他。

凄清的月光洒落在地上。十五的月亮圆如环,十六的月亮就要成玦了。

遥想离别那夜,也是三五之月悬在空中,他们两人面对面,推杯换盏,说起以后的事,说起唐朝日后的模样,再说了许多私语。至明月爬至东半边之时,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合衣而眠。

第二天清早的第一声鸡鸣时,两人已经站在乡间的小道上,子美定定站在那儿看着那位“朋友”离开,手中握着昨日推杯换盏,酒酣时,他为自己提的那首诗。

太白长子美许多,但他却始终的浪漫,他踏遍唐朝的半壁江山,最终在长眠中寻找自己心目中的神仙去了。

第二日的晚上,月亮缺了一个小口,宛若玉盘被磕掉了一块边角,虽然还是美的,但那残次总不由得让人心伤。昨日还在把酒狂欢,共赏明月之美,今日便已相隔两地,不知何日再为相见之时。

子美或许一直在等,等着能再见到他的太白兄一面,他说“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太白呢,或许也在旅行中想着子美,他写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可能就是想要将喜爱是事物,与喜爱的人分享吧。

TIAO 教Omega

老早老早以前的文了,现在拿来补个档

里面全是车,未经任何修改,祝大家520快乐啦

总共有6篇,主要是露米,有点点仏英

alpha露xOmega米


石墨


百度网盘密码:nzer

《基督山伯爵》by 大仲马 读后感

由于此书有点长,再加之我之前从读到读完跨度时间也比较长,因此情节大抵会有些纰漏……

我读这本书是从序开始的(悄咪咪提醒下各位,其实序挺重要的,无论哪本。)序中有说类似这样子的话,这本书又名《基督山恩仇记》,这个名字也让我感觉更符合这本书,主人公——埃德蒙·唐代斯,他被维尔福检察官(一开始或许不是)因为自己的利益,更确切说是菲尔南,丹格拉尔等人陷害,从本应迎娶美娇妻——梅苔色丝,当上船长,到最后落入监狱,在监狱中呆了十四年。那是一个又冷又暗且潮湿的地方,开始的埃德蒙还抱有侥幸,但这却在日复一日的等候中被消磨殆尽,当他对人生无望时,上天没有让他死亡,给予了他另一个父亲,那位被别人誉为“疯子”的神甫,那神甫竭尽自己所能教授唐代斯知识,但是上天没有垂怜这位可怜的神甫,将他带到了自己的身旁。这举却让唐代斯找到了逃出去的机会,他最终成功了。

原谅我上面的赘述,但是我想着想着,还是决定如此写下去。

这一段的埃德蒙·唐代斯,他从一个天真,强壮的人变成了一个内心充满急切的人,他想要去找他的父亲与梅苔色丝,但是结局总是哀伤的,他的父亲饿死了,而梅苔色丝则嫁给了他那位堂哥,而那时,陷害埃德蒙的人则生活得风生水起。

这应该是唐代斯之后为什么会坚定了自己想要复仇的想法,他凭借自己的本事,以及埋在基督山的巨额宝藏,成功达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唐代斯不幸,却又幸运,他最终明白了自己已经放下(至少没有那么爱梅苔色丝了),他爱上了国王的女儿,海蒂。这一切都很顺理成章,君主被自己所信任的人背叛,最终导致了国家的灭亡,他的妻子女儿则卖于他人为奴。

当然在最后,坏人得到了惩罚,好人也似乎得到了自己该有的一切。基督山伯爵的手段确实残忍,但之前他收到的又何其不残忍!即使他走错了一步,他的计划就不会如此完美无缺。

《基督山伯爵》并非拜读的第一部法国作品,让我隐隐觉得法国人似乎有一种习俗,或者习惯,那就是把自己的肉体当做棋子,精神则纵观全盘,但操纵者似乎是又不是自己。冥冥之中似有天意,一切都巧合却又是那么自然。

我不知道伯爵在他人面前说得话是否是他当真所认为的,因为当他日夜祈祷时,上帝没有出现,当可怜的神甫病死在牢房里时,上帝也没有出现,甚至当他恢复自由之后,上帝还没有出现……为此他凭什么再去信任上帝,我感觉那或许是他的托词,他可能只需要一个借口,他可以复仇的借口,当然也是可以报恩的借口。

伯爵纵然没有那么小气,他却并不宽宏大量,尤其是在曾经伤害过他的人面前,这一点是我最喜爱的一点,我记得有一段描写处刑的场面,极其惨烈,而伯爵则在那么挂着礼貌性的笑容看着,当弗朗茨问及他时,他大意是看多了,也就觉得没有那么渗人(我实在不记得原句了。)

伯爵令我着迷的点还有他的强壮,他的智慧,以及他的勇气,我实在无法不夸赞这样子一个男子,他既有野兽搏击时的机动性,也有拄着拐杖带着礼帽的绅士风度,还有穿上水手服俨然一个资深的水手……

伯爵是上帝的宠儿吗?或许不是,他身边的黑奴是他找准时机买下来的,他的一切都是他付出了艰苦得到的,他仿佛处处都有堪比宫殿的住所,他身边的仆人都是那么精明能干,就连他的马,都是最好的,他该拥有这一切。厚积而薄发,他在牢里的十四年,他隔壁房的神甫教会他的都在这日后的复仇中,打下了基础。

伯爵促成了莫雷尔和他的心上人的爱恋,他让莫雷尔拥抱他。因为他明白,离别的时候终会到的。

结局时,没有提到伯爵带着海蒂去了哪儿,那个人只是指向了地平线,以及伯爵明确将自己大部分财产都捐赠给了莫雷尔。

等待和希望!

这是贯穿整本书的词汇,等待到最后会看见希望,抓着希望便可顺利摆脱逆境。

夏蝉在土中等待了数年,只为了盛夏的喧哗。那么伯爵大概也是吧。

Bath

小短打
据《破产姐妹》里说,法国人不爱洗澡,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法国人一向不爱洗澡!”弗朗西斯借着这个借口死死拉着亚瑟手中的袋子,而袋子里装着的就是一大堆除臭剂。
  
  
  “上天!”亚瑟几乎是把自己以前当海盗头头子,外加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结果就是弗朗西斯拽着袋子,而亚瑟则拽着袋子和弗朗西斯向前走着,“你已经整整一个礼拜没有洗澡了!”
  
  
  “我发誓,下礼拜六就洗!”弗朗西斯举起一只手发誓。
  
  
  “不行,你今天必须给我去洗澡!”亚瑟忽然间松了力气,这样子的后果就是弗朗西斯整个人抱着袋子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
  
  
  弗朗西斯将自己的除臭剂牢牢地抱在怀里,而亚瑟压根不吃他那一套。他一步步向弗朗西斯逼近,然后站到他身前“是要去洗澡,还是我把这东西丢下去,亦或者让我把你丢下去。”
  
  
  “哥哥我去洗澡就是啦!”弗朗西斯顿时很没有骨气地怂了,他仿佛看到那个船长又在亚瑟的身上出现了,因此他极其恋恋不舍地放下除臭剂,在亚瑟目光热切地注视下,进了浴室……
  

伪装(下)

要是这篇过20热度
我就加个番外试试(肯定比正文还要甜)

  伊万似信非信地点点头,他仔细看着阿尔弗雷德,在他所谓的“脚麻”那阵劲过去之后,阿尔弗雷德这才去结了账,跟伊万出了餐厅的大门。
  
  
  暖黄色的灯光洒落在路边,阿尔弗雷德却依旧有种无名的恐惧在心疼蔓延上来,他先是轻轻触碰伊万的袖子,再往前走了四五步,又渐渐使上力气,在伊万带着疑惑的眼光询问他时,他又只是仅仅稍微送了丁点的力道,却在伊万将头撇过去的下一刻,他手上的力气使得越发厉害。
  
  
  伊万再次转过头去,他却只看见阿尔弗雷德低垂着脑袋,额前碎发挡着了他的眼睛,撒下一道阴影。蓦地,他的心中腾起了一种酸楚烦闷的感觉,他稍稍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袖子,阿尔弗雷德则几乎在下一秒就大喊了出来“你也嫌弃我吗?”
  
  
  “不……这……”伊万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庆幸已经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小区门口,此时已经鲜少有人进出。阿尔弗雷德没有松开拽着伊万袖子的手,他将脑袋靠在伊万的手臂上,下一秒伊万就感觉到自己衣服上有了一种温暖而湿润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将自己身体几乎半数重量都压在了伊万身上。夜晚是将白日的精致妆容泼上卸妆水的时刻,他接着黑夜的掩护,已经不知道如此多少回,唯独今天,他突然在一个男人——还是他的同事怀里,放肆大哭,至今多久憋着的委屈,仿佛要在这一刻发泄一般。
  
  
  伊万用另一只手楼上阿尔弗雷德的腰这只手也顺势换了个姿势将他牢牢抱在自己怀里,他抬手揉弄着阿尔弗雷德的脑袋,这一切都是出于下意识的。当伊万反应过来时,他闭上眼睛,继而在阿尔弗雷德的发尖落下一吻。前面是出于本能,而此刻则是出于真心。
  
  
  阿尔弗雷德他本来以为伊万会推开他,亦或者嫌弃他,但他得到是却是他有些不敢奢望的爱。他停止了哭泣,有些呆愣愣地看着伊万,他的平光眼镜被泪水弄糊,此刻看不清伊万的表情,但他不愿意放手,就那么抬着脑袋仰视,眼神里还带着些许闪躲与胆怯。
  
  
  “我爱你。”伊万一手摘下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将其塞进他的口袋里,看着那双潋滟着水光的眸子。他低头去亲吻那双眼睛,将阿尔弗雷德搂紧在自己的怀中,“你知道吗?我爱极了你白天光芒四射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整个人身子一下子有些僵硬,他嘴角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眸子里多了好几分的暗淡与悲伤,正当他打算说什么时,伊万用一个吻打断了他。
  
  
  “但是。”伊万在一次激烈的舌吻结束之后,对着那个忘记用鼻子换气而憋得满脸通红的小太阳继续说道,“我更喜欢在黑夜中的你。你不必故作坚强,我会成为你的港湾。”
  
  
  阿尔弗雷德眨巴眨巴眼睛,他的大脑或许因为刚刚的吻而有些缺氧,他一下子有点理解不了伊万的话语。在安静了几秒钟之后,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仿佛坐了一次过山车,上上下下,还加个360°大旋转。他这才反应过来,以一种期待中带着一丝丝不自信地问道“你喜欢我?”
  
  
  “是的。”伊万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手上的力气越发加重了几分……
  
  


end
  

伪装(上)

这篇绝对是甜的!甜的!甜的!
(为自己屯糖中……)

  就连阿尔弗雷德自己都不知道他将自己伪装得多么完美,好比变色龙匍匐在树上,安静地与树融为一体,但他比起变色龙,却是可以在一切的热闹的中心,寻找到他的身影。每个人,甚至连他自己在白天都觉得自己可以称为拯救世界的英雄,而一旦夜幕的降临,他却连哭出声来的勇气都不曾有,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无所适从。
  
  
  阿尔弗雷德曾以为他会在某一个深夜,他就会对着茫茫夜色,宛若漫步一般,一步踏至空中,身子在向前倾倒,以一个飞扑拥抱的姿势坠至地面,最后一次去拥抱一遍,这个他没有那么喜欢,也没有那么厌恶的世界 。
  
  
  直到五月二十号,他遇到了伊万,那是一场几乎令人不可置信地相遇方法,阿尔弗雷德继续扮演着他活跃的形象,而伊万只是静静侯在一旁的墙角,他天生有点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他喜欢上了人群的中心,那个颗宛若阳光一般和煦温暖的男孩。相遇的奇妙是所有人都不可以预测的,仅仅因为阿尔弗雷德突然间一下子尿急,而伊万正在通往卫生间的必经之路徘徊,于是两个人“嘭”得一声就撞在了一起,在伊万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只听见阿尔弗雷德高呼一声“对不起!但是我受不了了!”
  
  
  最终,伊万只看见一溜烟跑进厕所的阿尔弗雷德,他抿抿嘴唇,有一股铁锈的味道在他唇上蔓延开来,那显然是被阿尔弗雷德的鼻子给撞到了,这不由得让伊万想到一个问题“接吻时鼻子是不是会撞到鼻子?”
  
  
  在阿尔弗雷德终于解决了急切的生理需求之后,他长舒一口气,心情也不复之前的急切,他慢慢悠悠地晃了下去,在门口却忽然看到了可怜兮兮的伊万,他问“怎么了?”
  “你鼻子真大。”伊万抬起头,以一种极其无辜又湿漉漉的眼神看向他。
  阿尔弗雷德看看伊万再看看他的鼻子,凝视了有一会后,忽然“咯咯”笑了起来,“你才鼻子大呢,大鼻子熊。”
  伊万指了指自己出血的嘴唇,依旧以一种极无辜与乖巧的眼神看着阿尔弗雷德。
  
 
  最终败北的还是阿尔弗雷德,他垂下脑袋,不情愿地说道“对不起,要不一会之后,我请你吃饭吧!”
  伊万也是没有料到阿尔弗雷德会做出这个决定,或者说从他口中听到这句话,然而阿尔弗雷德显然还有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忙完,他对伊万说“那么一会见。”
  “嗯,一会见。”伊万如是说道,然而在不久之后,他却收到上司让他赶制一份文稿的任务,这显然,让着“一会见”的小承诺化作泡影,本来伊万想说要不这次就算了,而阿尔弗雷德则似铁了心一般要和伊万吃这顿饭,他就在伊万的办公室门口等着,从下午一点多,等到下午四点多近五点。
  在伊万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刚伸个懒腰放松放松,就被阿尔弗雷德一个箭步冲进来,以一种期盼许久的眼神看着他把邮件发送到上司的邮箱里,紧接着,他就把伊万拉起来,说“现在你该和我去吃饭了!”
  
  
  
  伊万对着邀请一下子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在下一秒就露出了一个笑脸,他直接按了电脑的关机键,就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并肩走了出去。
  就在伊万感慨阿尔弗雷德食量厉害的同时,天也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在阿尔弗雷德终于满足了自己的胃之后,他望向外边,已经是华灯初上,人群在这条商业街上流走。
  
  
  “我送你回家吧。”伊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下一秒他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硬生生换了说辞“嗯…我是说我们大概是一个方向的。”
  “好。”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是犹豫了一会,才近乎呆愣地吐出这个字。他此刻有种被抛弃,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置身于人群中央,但周围仿佛有一堵以他为圆心的透明墙壁,将人群与他隔开。
  伊万率先起身,他轻轻碰了碰阿尔弗雷德“那么我们走吧。”
  
  “嗯,走吧。”阿尔弗雷德说着站起身,猛然间却一个踉跄,直直扑向伊万,伊万下意识地将他抱住,询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阿尔弗雷德就说“我没事,坐久了,脚有些麻。”
  
  
  
  

挑战下快速码字(九分钟)

伊万与阿尔弗雷德相识十八年,两人在期间发生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争吵,打架。今天,却少见地安静着各做各的,丝毫不理睬对方。

伊万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烫金精美的书本阅读,阿尔弗雷德啧抱着他的宝贝游戏机不撒手,这一切原本看似很平常,如果忽略了他们两个人脸上越来越阴沉的表情话。

阿尔弗雷德先耐不住性子,他将游戏机往伊万旁边的沙发上狠狠一丢,任由它撞到靠背又躺平在沙发中央,在伊万抬头看向他时,本来怒火满满地声音却略带了些鼻音“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我告诉你,你,你有本事以后再也不要和我说话,一直就和你见鬼的书过一辈去吧。”

伊万听出来阿尔弗雷德的弦外之音,他把手中的书放到一旁的沙发上,拍拍自己的腿示意他坐过来,“来,过来。”

阿尔弗雷德扭头,心中翻涌起一阵又一阵委屈,咬着下唇 尽量不让自己厚重的呼吸声传出,伊万则无奈地摇了摇脑袋,上前去抱着阿尔弗雷德,轻轻咬了下他的耳朵“乖,不生气了,我就看着你好嘛?看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