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何为礼,曰对世人皆以礼相待,可为礼
礼非情,礼止于礼

屠屏戏(让我偷个懒)
亚瑟视角

  我和弗朗西斯相识很久了,更贴切一点是自幼相识,起先对他的注意或许只源于他的言语,以及他对自己的脸蛋的自信——或许他确实有那个资本,毕竟那一群的男孩儿全部把他作为自己的“初恋”,虽然在他长出胡子后,他们都表示自己曾经瞎了眼。
  言归正传,不得不说,金长发微卷,眸子里总透露着笑意,嘴角微微扬起的弗朗西斯真的很引人注目。不,我对自己说着,你该忘了他,不该让他占满你的脑子。
  正思索着如何忘掉那位耀眼的人,却不料,对方早已来到自己身旁,笑意盈盈的模样,一如既往的语气,带着些许调笑的口气“亚瑟,你在想什么?”
  我听了,也依旧同往日一般开口道,“在想你这只青蛙什么时候能安静些。”
  弗朗西斯听了我的话语,也不恼,这仿佛都是习惯一般,我和他约定俗成的习惯,他递过来一杯奶茶,还是温热的“喝吧,尝尝哥哥我的手艺。”
  我答应了一声,随手接过。
  人是有惰性的,这句话当真不错,或许我泡红茶的技艺(因为爱好)比弗朗西斯高了不少,但是有他在的时候却总是心安理得地享受他的服务,因为他显然也乐意与在厨房那片小天地里忙活。
  我和他的关系应该算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好朋友,或许我们俩都有能力搬出去住,但是没有找到对象前,显然谁也不愿意离开俩个人的环境,独自一个人过活,就算有时总会有些意见不合。
  低下头小口啜饮着杯子里的奶茶,转而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抬头时便瞧见弗朗西斯依旧站在我身旁,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你怎么还站在着?”
  弗朗西斯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笑了俩声,继而说“,小少爷,你的反应真有趣,还有你的脸蛋红了哦。”
  “那是热的。”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去反驳人,“难不成你觉得我是瞧见了你站在我身旁才脸红的?”
  弗朗西斯没有说话,他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拿起桌上的报纸翻阅。
  “读给我听吧。”看着逆光的他仿若跌进尘世的精灵,脱口而出。
  显然的,他有些惊讶,转而又莞尔一笑,半开玩笑的语调,“好,遵命。”
  稍稍带着卷舌音的英语从他嘴中流淌出,犹如泰晤士河一般,绵长,悠远……
  弗朗西斯读完报纸的第一版面,再翻到版面的时候,他眨眨眼睛,带着玩笑的语气,“亚蒂,哥哥我可是读得口干舌燥,是不是一会该给点奖励?”
  “奖励……”我四下瞧了瞧,却没有发现什么得以作为奖励的东西,“要不我做个下午茶给你?”
  “那可还是算了。”弗朗西斯摇摇脑袋,“上次你进厨房就把鸡蛋给煎糊了,粘在锅底,可让哥哥收拾得好辛苦。”
  “你要求还真多……继续读吧。”我撇撇嘴,那真是段不好的回忆……
  弗朗西斯的朗读声又再一次响起,我的思路便回来了,看着他有点入迷,上天确实没有亏待他,给了他那么好的脸蛋,让他认真的时候更加的迷人了。要是个女孩,我没准还真想和他在一起呢……
  我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了,赶忙端起桌上的奶茶喝了几口,再做出一副无事人的模样,继续听他朗读。
  第三个版面也结束了,弗朗西斯看向我,他眨眨眼,然后起身,对我说“小亚瑟,你的脸又红了。”
  “哪……”我反驳的话语尚没有完全说出口,他却又说道,“奶茶已经凉了,今天室温14度,你只穿了衬衣,还有,哥哥我想要的奖励是……”
  弗朗西斯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我没有回应……
  “亚蒂。”弗朗西斯再次喊了我的名字,“你的脸更红了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