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Wonderful and sincere wish will sightly come true without attention

美好而又真挚的祈愿将会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仅以此赠一直在等待的自己

金丝雀与乌鸦

异色米英bg
人物ooc注意

  笼中鸟与空中鸟,谁更自由?
  空中鸟。
  但是……它们不是一路鸟
                                                   ——题记
  “奥莉薇娅。”艾伦躲在街角转口的角落里,探出一个脑袋呼唤道,他的样子偷偷摸摸,有些不符合他那种小流氓的形象。
  “艾伦!”奥莉薇娅举着一把粉红色的伞,惊呼出声,她是国王最小的女儿,从小被保护得好极了,可是再好,却也总抵不住笼子中的金丝雀对外界的期盼,对待童话中公主与王子故事的憧憬。
  “奥莉薇娅,我想你了。”艾伦拥抱着穿着蓬蓬公主裙的奥莉薇娅,在她脸颊上不住地亲吻,“我可想你了。”
  “艾伦,我也是。”奥莉薇娅收了伞,回抱着艾伦,自然而然地吻上了他的唇,“见不到你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想你。”
  “对了,薇娅,我给你带来了礼物。”艾伦眨眨眼睛,指了指对面那栋富丽堂皇的高楼,“我从那个肥婆身上偷的,瞧瞧,多合适你。”
  “亲爱的,”奥莉薇娅推开了艾伦在自己颈子上不断比划的手,“亲爱的,这种东西我可多得是,你该不断告诉我,你爱我,让我感受到你的爱。”
  “我爱你,爱极了你。”艾伦将链子塞到奥莉薇娅手上,运用着几乎夸张的语气说,“我对你的爱比太阳更炽热,比马里亚纳海沟还要深沉,比清风更加无处不在。”
  “我信。”奥莉薇娅“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也是如此的爱你,我愿为你抛弃那华美的衣袍,那富足的衣食,那舒适的卧室,因为我爱你,不比你爱我的少。”
  “我们可以浪迹天涯,离了伦敦,我们可以去多佛,去布莱顿,去本布里安。”
  “我们也可以去,纽约,华盛顿,加利福尼亚,密西西比。艾伦,我想亲眼见见你的出生地。”
  “我会的。”艾伦看向远方,“我会向从小与我一同长大的伙伴炫耀,我有个美丽的妻子,我会向全世界人宣告的,奥莉薇娅,我爱你。”
  “我爱你,艾伦。”奥莉薇娅痴痴呢喃,她相信这个人就是她的王子,没有白马,没有钱财,什么都没有的王子。
  “我也爱你。”艾伦回答着奥莉薇娅的喃喃。
  他当真爱死了这只金丝雀,她高贵,美丽,有修养极了,最关键是他们相爱,没有什么可以不为爱情让路的。艾伦如此想到。
  奥莉薇娅抬起脑袋,看向艾伦,“带我走吧,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们可以一起分一只烤兔子。”
  “不,为了你,我可以只吃些野果,兔子全部给你。”艾伦拉着奥莉薇娅的手,将誓言说得极其认真。
  他们真的跑走了,跑到最近的森林里躲了起来。
  奥莉薇娅高兴极了,只是到了晚上,她粉红的裙子上已经沾满了污泥,可爱的鞋子上也带上了泥巴,走了半天的山路,也让她疲惫不堪。
  “艾伦,我们有帐篷吗?”奥莉薇娅想象着她可以躺在帐篷的睡袋里睡个觉,就算没有沐浴的时间。
  “亲爱的,我没有那个东西,我有一张吊床,我们将它系到树上去,然后就可以睡觉了。”艾伦说着已经开始动手了。
  “我饿了,艾伦。”奥莉薇娅想到自己今天还没有吃晚饭。
  “但是,亲爱的。”艾伦怂了怂肩,“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抓不住那些狡猾的小兔子的,来吧吃些浆果,填填肚子来睡觉吧。”
  接过浆果,奥莉薇娅吃了一口就吐了出去,“这东西真难吃。”
  “是的。”艾伦没有否认,他翘起二郎腿,将果子丢进嘴里,“但是可以填肚子,‘有情饮水饱’不是嘛?奥莉薇娅,我爱你,所以我不饿。”
  “是的,是的。”奥莉薇娅也上了吊床,躺在艾伦身边,“我爱你,所以我不饿,我可以吃下这些味道极差的果子,因我爱你。”
  “薇娅,你看看,天上的星星真美。”艾伦晃了晃身旁正艰难下咽的奥莉薇娅,“像极了你的眼睛,真美。”
  奥莉薇娅抬头,看见天空中的星星,痴迷,“他们真美,是的,真美。”
  “薇娅。”艾伦将奥莉薇娅拥抱进怀里,“别离开我,离开了你的我,会像没了油的车子,永远就止步不前了。”
  “不会的。乌鸦会忠于它的伴侣一生一世,我也会的。永远爱你,我的艾伦。”奥莉薇娅将脑袋埋进艾伦的怀里,“我困了。”
  “睡吧。”艾伦拍了拍奥莉薇娅的背部安抚道,“晚安,我期待明天。”
  “为什么?”奥莉薇娅的声音带着些困倦。
  “因为明天我会比今天更爱你。”艾伦说着,痴痴笑了两声,又将奥莉薇娅更加向怀里搂了搂。
  第二天,很不巧是阴雨连绵的一天,奥莉薇娅是被冰凉的击在身上的雨点弄醒的,她推醒艾伦,告诉他,下雨了。
  “哦,下雨了,下雨了!”艾伦听了,稍微清醒了下,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奥莉薇娅打开伞,撑在她和艾伦脑袋上。
  “我们可以去找个山洞,语气好的话还可以顺路逮上一些小动物。”艾伦拉着奥莉薇娅的手,“我们今天的三餐都有着落了。”
  “那真的太好了。”奥莉薇娅的肚子已经饿了,她已经有两餐没有吃什么东西了。
  “不过,亲爱的……”艾伦看着奥莉薇娅期待的模样,略有些不忍告诉她这概率不大。
  “怎么了?艾伦。”奥莉薇娅还有些天真,带着些童趣地问道。
  “不,没什么,我会努力让你吃上的。”
  结果,他们走了一天,既没有找到山洞,也没有找到什么可以入口的小动物。
  到了晚上,雨还在下,奥莉薇娅坐在艾伦的包上,揉了揉自己的脚,这些天和她想想得不太一样。
  艾伦也有些烦恼,带着奥莉薇娅他感觉自己的行动越发不便。
  就这样子,两个人心中各怀着所想,坐在艾伦包上,又过了一夜。
  第三天一大早,艾伦叫醒奥莉薇娅,让她起来和自己一起走,但奥莉薇娅却死活不肯起来了,她说“艾伦,背我。”
  “但是。”艾伦看了眼地上的包,已经淅淅沥沥的小雨,有些为难。
  “亲爱的,我真的走不动了。”奥莉薇娅将伞靠在肩上,扳着手指说,“我已经一两天没有正式吃过饭了,我肚子饿,我还走了那么多路,我脚疼。”
  艾伦不知道如何处理,他再次坐到奥莉薇娅旁边,一早手臂搂着奥莉薇娅,“我们……”
  奥莉薇娅却对他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忽然间,眼泪就吧嗒吧嗒落了下来,“我想我的父亲,和母亲了。”
  ……
  “我们回去吧。”艾伦沉默了好一会,“回你那个城堡吧。”
  “你和我一起回去?”奥莉薇娅显然有些激动,她还是爱着艾伦。
  “不,我将你送到城堡,然后,你回去。”
  “那你呢?”
  “我?我果然还是适合去找我那个拿着棒球棒的表哥,和他一起收收保护费,以此来过活。”
  “但是,但是你说过,你离开我,就会,就会……”
  “别说了!”艾伦几乎算得上是呵斥一般,“那只是我说说而已,你倒是tmd说说,如果跟着我你受得了吗?”
  “我……”奥莉薇娅刚止住的眼泪又有了滑落的趋势,“我受不了……”
  这些天都野外生活几乎是让她尝尽了艰辛,她实在是不敢想象自己该怎么一直去过这种生活,她想念她的早餐午餐晚餐,想念她温暖干燥的屋子,想念她的父亲与母亲。
  艾伦背起包,向奥莉薇娅伸出手。
     奥莉薇娅搭上艾伦的手,向山下走去……
  
  
  
  “奥莉薇娅!”头戴王冠的男人见了失踪两天的女儿几乎是激动到不能自拔,“你去哪儿了?怎么那么脏?没有受伤吧?”
  “没有……父亲我很好。”奥莉薇娅向国王行了个礼,她的余光却不断往艾伦离开的方向瞟,也算是目送他远去。
  
  
  
  
  当史蒂夫问起艾伦,那个姑娘哪去了的时候,艾伦只是叼着根大烟回答“她是金丝雀,注定一生被囚禁荣华中,而我只是只来去自由的乌鸦。”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