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何为礼,曰对世人皆以礼相待,可为礼
礼非情,礼止于礼

眼睛

@Terra黑土 生日快乐~

  亚瑟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就溺死在那片蓝色的海洋中,不可自拔。
  阿尔弗雷德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身亡,独留着年幼的阿尔弗雷德在一群亲戚之间流转,无人想要收养这个小家伙。
  亚瑟实在看不下去他们相互之间将阿尔弗雷德当做个皮球踢来踢去,他在争议纷纷时 毅然提出了要收养阿尔弗雷德这个选择,即使彼时,他也只是个刚上大学的学生。
  亚瑟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他从一开始或许就已经不能后悔了,那双闪烁着笑意,带着点点光亮的眼眸使他一瞬间沉沦了。
  “你父母……”亚瑟蹲下身子,平视着阿尔弗雷德,“他们……”
  “我知道!”阿尔弗雷德仿佛没有对于此有多少伤心,“他们去了天堂,我们最终都会去的地方。”
  “是的。”亚瑟被他的话语弄得一下子愣着了,他以为阿尔弗雷德不会如此,他应该会悲伤,但父母的离去,好似并未在他的心上留下太多的伤痕。
  “他们只是去那儿等我了。”阿尔弗雷德说着,眼睛眨巴眨巴,“他们会给我准备软和的被子,还有甜甜的牛奶饼干在那儿等我……”
  亚瑟没有再过多的言语,再说什么都只会让气氛沉迷在悲伤中而不能自拔,他将阿尔弗雷德带回了家。
  那时阿尔弗雷德五岁。
  十年之后。
  亚瑟几斤转折,在一间高中里站稳了脚步,成为了一名教师,阿尔弗雷德自然在他的班级。
  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的,阿尔弗雷德上课的时候总是走神,已经不只有一个老师和亚瑟反应了,亚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吃过晚饭,阿尔弗雷德正准备回房写作业,却被亚瑟叫住了。
  “你最近在想什么?”亚瑟问得很认真,他摸出一包烟,点燃一根。
  “我……”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的亚瑟,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抽烟 。
  亚瑟看向阿尔弗雷德,他的眼神里带着彷徨,有着对他的敬意,害怕,还有些什么别的感情。
  “最近上课走神时,你在想什么?”亚瑟的声音提了一个响度。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眼神躲闪,欲说还休,多次之后,才轻轻吐出一个“你”字。
  亚瑟听着浑身想血液涌上脑门,却不说是压抑了怎么多年的喜欢,单单是阿尔弗雷德此刻美丽的眼睛肿蒙上一层水雾,害怕,却又带向期待地望着他,还带有无限的诚恳,告诉他,我说的一切全是真心真意的。
  气氛安静了,却有一种波动在二人之间产生,亚瑟掐灭了刚抽了一半的烟,他站起身,看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吞了吞口水,闭上眼睛,向后退了两步,深吸一口气,突然间,像是将积攒已久的,全部吐露出来,“亚瑟·柯克兰,我喜欢你!”
  亚瑟还没有想好该做什么,但是身体却先行一步,上前将阿尔弗雷德紧紧搂在怀中。
  阿尔弗雷德任由亚瑟将自己搂的紧紧的,也许这场闹剧的结局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其实早在亚瑟爱上阿尔弗雷德那双似荡着粼粼波光的眼睛,阿尔弗雷德也爱上了那双有着春日的眼睛。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