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何为礼,曰对世人皆以礼相待,可为礼
礼非情,礼止于礼

受不鸟了,严肃的文学固然很棒,但是傻白甜真好

“告诉我,琼斯。”伊万的眼睛凝视着阿尔弗雷德的,语言轻缓却坚定,带着魅惑人心的磁性,“你爱我。”

“我爱你。”阿尔弗雷德双手勾上伊万的颈脖,“我愿将一切奉献给你。my love。”

(我疯了,撒了,就这样子,溜了)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