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Wonderful and sincere wish will sightly come true without attention

美好而又真挚的祈愿将会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仅以此赠一直在等待的自己

伪装(上)

这篇绝对是甜的!甜的!甜的!
(为自己屯糖中……)

  就连阿尔弗雷德自己都不知道他将自己伪装得多么完美,好比变色龙匍匐在树上,安静地与树融为一体,但他比起变色龙,却是可以在一切的热闹的中心,寻找到他的身影。每个人,甚至连他自己在白天都觉得自己可以称为拯救世界的英雄,而一旦夜幕的降临,他却连哭出声来的勇气都不曾有,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无所适从。
  
  
  阿尔弗雷德曾以为他会在某一个深夜,他就会对着茫茫夜色,宛若漫步一般,一步踏至空中,身子在向前倾倒,以一个飞扑拥抱的姿势坠至地面,最后一次去拥抱一遍,这个他没有那么喜欢,也没有那么厌恶的世界 。
  
  
  直到五月二十号,他遇到了伊万,那是一场几乎令人不可置信地相遇方法,阿尔弗雷德继续扮演着他活跃的形象,而伊万只是静静侯在一旁的墙角,他天生有点不太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他喜欢上了人群的中心,那个颗宛若阳光一般和煦温暖的男孩。相遇的奇妙是所有人都不可以预测的,仅仅因为阿尔弗雷德突然间一下子尿急,而伊万正在通往卫生间的必经之路徘徊,于是两个人“嘭”得一声就撞在了一起,在伊万还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只听见阿尔弗雷德高呼一声“对不起!但是我受不了了!”
  
  
  最终,伊万只看见一溜烟跑进厕所的阿尔弗雷德,他抿抿嘴唇,有一股铁锈的味道在他唇上蔓延开来,那显然是被阿尔弗雷德的鼻子给撞到了,这不由得让伊万想到一个问题“接吻时鼻子是不是会撞到鼻子?”
  
  
  在阿尔弗雷德终于解决了急切的生理需求之后,他长舒一口气,心情也不复之前的急切,他慢慢悠悠地晃了下去,在门口却忽然看到了可怜兮兮的伊万,他问“怎么了?”
  “你鼻子真大。”伊万抬起头,以一种极其无辜又湿漉漉的眼神看向他。
  阿尔弗雷德看看伊万再看看他的鼻子,凝视了有一会后,忽然“咯咯”笑了起来,“你才鼻子大呢,大鼻子熊。”
  伊万指了指自己出血的嘴唇,依旧以一种极无辜与乖巧的眼神看着阿尔弗雷德。
  
 
  最终败北的还是阿尔弗雷德,他垂下脑袋,不情愿地说道“对不起,要不一会之后,我请你吃饭吧!”
  伊万也是没有料到阿尔弗雷德会做出这个决定,或者说从他口中听到这句话,然而阿尔弗雷德显然还有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忙完,他对伊万说“那么一会见。”
  “嗯,一会见。”伊万如是说道,然而在不久之后,他却收到上司让他赶制一份文稿的任务,这显然,让着“一会见”的小承诺化作泡影,本来伊万想说要不这次就算了,而阿尔弗雷德则似铁了心一般要和伊万吃这顿饭,他就在伊万的办公室门口等着,从下午一点多,等到下午四点多近五点。
  在伊万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刚伸个懒腰放松放松,就被阿尔弗雷德一个箭步冲进来,以一种期盼许久的眼神看着他把邮件发送到上司的邮箱里,紧接着,他就把伊万拉起来,说“现在你该和我去吃饭了!”
  
  
  
  伊万对着邀请一下子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在下一秒就露出了一个笑脸,他直接按了电脑的关机键,就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并肩走了出去。
  就在伊万感慨阿尔弗雷德食量厉害的同时,天也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在阿尔弗雷德终于满足了自己的胃之后,他望向外边,已经是华灯初上,人群在这条商业街上流走。
  
  
  “我送你回家吧。”伊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下一秒他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硬生生换了说辞“嗯…我是说我们大概是一个方向的。”
  “好。”阿尔弗雷德并没有立刻给出答案,而是犹豫了一会,才近乎呆愣地吐出这个字。他此刻有种被抛弃,被这个世界所抛弃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置身于人群中央,但周围仿佛有一堵以他为圆心的透明墙壁,将人群与他隔开。
  伊万率先起身,他轻轻碰了碰阿尔弗雷德“那么我们走吧。”
  
  “嗯,走吧。”阿尔弗雷德说着站起身,猛然间却一个踉跄,直直扑向伊万,伊万下意识地将他抱住,询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阿尔弗雷德就说“我没事,坐久了,脚有些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