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Wonderful and sincere wish will sightly come true without attention

美好而又真挚的祈愿将会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仅以此赠一直在等待的自己

晚餐

我终于写完点文咯————

虽然拖了很久

@墨鱼娘


  气压很低,盘旋在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之间,两个人在一个四边形的桌子上,在两边面对面,谁也未发一言,周身的威压相互碰撞,一种肉眼看不见到的火花悄咪咪地碰发。本该摆满美味佳肴的餐桌被阿尔弗雷德一下子掀翻,桌角砸到伊万身上。伊万发出一声闷哼,谁也不再压抑怒火,照着对方脸上就是一拳。


  被狠狠的力道冲击,两个人都后退了两步,彼此都有些狼狈,也有些窝火,但似乎谁都不愿意通过言语去发泄,只是在肉体上不断地撞击,以此来泄愤。疼痛激起来的从来是兽类的本能,彼此都红了眼。尽自己所能给予对方伤害。好像捍卫领地的两只雄狮。


  “你闹够了没有,琼斯。”伊万舔了舔嘴唇,带些甜甜的铁屑味从舌尖开始蔓延。他停下动作来,静静看着阿尔弗雷德,蹙眉,又带些落寂的神情跃上眉梢。他伸出手,搭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我不愿意和你争吵,从前是,现在也是。我爱你。”


  阿尔弗雷德忽然觉得自己心中有一块石头落到了无底洞中,不断下落,却迟迟不曾停止的空虚感,他开始手脚渐渐发凉,甚至眩晕感冲上了脑门,扯开了嗓子,几乎是吼了出来“闭嘴,布拉金斯基。这从来不能抵消这十年,你杳无音信。”


  “听我说。”伊万闻言,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这十年来的记忆一段段在他的心头浮现。俄/罗/斯人对于同性恋的痛恶,尤其是男性不言而喻,更何况伊万的父母传统极了,他们认为自己的儿子应该娶上一个美丽的女子,再为他们诞生下可爱的孙子。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伊万所希望的。他花了十年来表达自己的意志,而就在他以为将要得到幸福的时候,却恰恰到了阿尔弗雷德快要崩溃的边缘,“我一直爱着你。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天邀请你来我家与我共进晚餐,冷静些,亲爱的。”


  阿尔弗雷德的心脏有那么一瞬间或许停止了跳动,下一秒他忽然沉默,再紧接着他的泪水落了下来,轻声地抽噎着。他本不爱哭,但是到了决堤的时候,眼泪不会听命于理智,他抽了一张桌上的纸巾,想了想却还只是握在手中,擦去泪水的动作太明显,可满脸泪珠显然也不曾会被忽视。


  伊万上前两三步,”将阿尔弗雷德抱近怀中,一手抬起他的下巴,在经历了他无声的抵抗后,干脆偏过脑袋,将他的眼镜随手摘下放在桌子上,轻轻吻去了他的泪水,在伸出舌尖,细细描摹他的眼眶,最后在脸颊旁落下最后一个亲吻。


  阿尔弗雷德停止了抽噎,他上前环住伊万的腰身,将脑袋靠在对方身上,难得的以闷闷的语调说得那么牲畜无害,他说“万尼亚,我们去吃晚餐吧。”


  “但是今天的晚餐已经全部被阿尔弗打翻在地了哦。”伊万有些好笑地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脑袋,“今天就陪小英雄去MacDonalds解决晚餐吧。”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