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Wonderful and sincere wish will sightly come true without attention

美好而又真挚的祈愿将会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仅以此赠一直在等待的自己

昔日已死

  梗源深夜六十分
无苏/联直接出现

       When yesterday died the new day is beginning ——题记

  还记得那日曾见到过的夕阳吗?红的像火一般,似要灼尽江面最后的一丝生机。乌云却在不久之后到达,压得天地昏暗一片。——12.30 Alfred

  阿尔弗雷德踌躇着在字母“d”的尾巴上留下来一个钢笔的小圆印,他甚少有写日记的习惯,不过也会去写,说是“英雄想到要写就写了。

  紧拽着圣诞节的尾巴,迎来新的一年。阿尔弗雷德他突然间,更确切是在某一段时间,在他的国度上,普遍洋溢着换了的气氛时,他呆在了自己的家中,拒绝了加/拿/大,以及其他欧/洲各国一起度过圣诞的邀请,他将自己缩在屋中。也不全是茫然,他说“英雄在家里吹着暖气,不乐意出门,所以马蒂还有亚蒂不要叫英雄出门啦。”

  美/国的话语听起来笑意盈盈,但是他面前的咖啡腾起的雾气遮挡了他的镜片,但是亚瑟感觉到了他这个曾经的弟弟,并没有在笑,隔着雾气的镜片后透出的凉意让他不寒而栗。彼此寒暄了几句,这圣诞节的议程也算是定了下来了,反正皆与阿尔弗雷德无关。所以他再扯了几句,就关上了电脑。连个借口也懒得想了。

  在最重要的人物走了之后,其余几个国家也就彼此之间再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各自退出了群聊。阿尔弗雷德不觉得劳累悲伤,却也不觉得轻松喜悦。比起往日的更加安宁。

  细雪纷纷落下,国民们嬉笑着。他看着这样子一幅场景,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脱下最外层那件衣服,一件明显大于他身材的大衣。

  “谢谢,但是英雄暂时不需要你了。”而后阿尔弗雷德像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圣诞老人穿着的是你最喜欢的红色,你却死在了圣诞老人的眼前。”

  衣服不会给予他任何的回应,他心中越发宁静了。心中好像湖面一般,没有被风吹起一丝波澜,只不过,走马灯一般的画面开始在湖面上播放。

  “No!!!”阿尔弗雷德几乎是吼出来了这句话。但是如同走马灯一般,画面的播放没有停止,所有的爱与恨,恩与仇,温存与决裂,都按着顺序放了一边。湖面上有一轮残缺的月亮,苦苦照映在蓝色的水面上。它未曾离去。直到阿尔弗雷德泪流满面,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之下。

  当阿尔弗雷德缓过神,屋子中依旧一片寂静,他之前的呐喊声除了他自己显然不曾被第二个人所听见。

  窗户外,已然是清晨。雪因阳光而闪耀。城市一片祥和。残月还有一丝丝挂在夜空中可以瞧见。

  阿尔弗雷德呆呆站在窗前,心又回归了平静。

  他总是国家,偶尔是人类。

  当象征着昨日的残月逝去,象征着当日的太阳会引领人们。

  昔日已死,明日何存?昔日不曾亡,明日得以生。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