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Wonderful and sincere wish will sightly come true without attention

美好而又真挚的祈愿将会在不经意间悄然而至

仅以此赠一直在等待的自己

在此相遇

一小时拼字产物

  亚瑟再一次来到那片草原,他竭力睁大双目,张开嘴唇,想要寻找,呼喊的模样。但最终,他垂下眼眸,敛起嘴唇,愣愣张望着第一次遇见阿尔弗雷德的地方。他曾以为那是上帝赠与他的天使,他妄图拔去他的羽毛,磨灭他的意志,掌控他的一切。但阿尔弗雷德却是上帝的宠儿,他摆脱了自己的枷锁,成功在世界广阔的天空中展翅翱翔。
  
  风吹过青草,顿时间荡起一片“莎莎”声。亚瑟走到一颗树下,他最初时,总带着阿尔弗雷德来这儿游玩,他告诉阿尔弗雷德自己的文化,知识,语言。那时候的阿尔弗雷德还不过现今四五岁孩童的模样,他就瞪大眼睛,竖起耳朵,趴在亚瑟的膝头,安安静静地听着。有时他也会提问“天上有耶稣,耶稣和玛莉亚住在一起吗?就像我和你一样。”
  
  “是的。”亚瑟放下脑海中的故事,他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脑袋,冲他笑着。
  
  在此相遇,你与我。
  
  亚瑟他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备注的是Alfred,只是听着铃声他应该也知晓了,那声重复连绵不断的“Artie”,他按下了接听键。
  
  阿尔弗雷德一看见电话被接听,连忙问到“亚蒂,你在哪儿啊。”
  
  “我?”亚瑟环顾四周,“我在……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啊?”阿尔弗雷德对着不明不白地回答显然很不满意,“今天不是英国的儿童节吗?你都不带我出去玩吗?”
  
  “噗嗤。”亚瑟显然被阿尔弗雷德的话语逗笑了,“你今年都两百多岁了。”
  
  “你还两千多岁了呢——”阿尔弗雷德不满亚瑟敷衍的态度,“你快告诉我你在哪里嘛?”
  
  “我在草原。”亚瑟收敛起笑容,似乎在说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我和你第一次相遇的草原。”
  
  阿尔弗雷德握着电话,心中的记忆一幕幕闪过,包括那次为了自由的战争,他愣神了。
  
  亚瑟没有催促阿尔弗雷德,而是把手机贴在耳边,等着他的回答。
  
  “亚瑟……”犹豫了两三分钟后,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才带着不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你知道的,我不想去那儿。”
  
  “美/国。”亚瑟以一种极其严厉的口吻说道,“英/国不会爱美/国,永远不会,英/国只为了利益!”
  
  “英/国佬”阿尔弗雷德握紧电话,“这点,不用你赘述,美/国也是一样。”
  
  “那就很好。”亚瑟深吸一口气,将接下来的语句说得极其缓慢却又带着真意,“但是我,亚瑟,确实爱着阿尔弗雷德……”
  
  “亚蒂……”阿尔弗雷德握着手机的手松了松,“我去。”
  
  “我等你。”亚瑟等着阿尔弗雷德将电话挂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等着相遇了。
  
  等待的时光从来都是那么无聊的,亚瑟抬头张望天空,宛若就看进了阿尔弗雷德的眸子,只是阿尔弗雷德那双眼眸多了波光粼粼,更像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有阵微风吹过的平静的湖面。
  
  亚瑟不善于夸奖人,但当他望向阿尔弗雷德时,眼里总带着夸赞与骄傲,他的弟弟,他的爱人,现在是那么耀眼与夺目。
  
  阿尔弗雷德是开着跑车来的,看见了亚瑟,一时间玩心打起,踮起脚尖,放轻呼吸,一步步悄悄向他走去。却不知道亚瑟早已瞥见。
  
  正当阿尔弗雷德以为自己大功告成之际,亚瑟却忽然侧身楼过他,开始亲吻。
  
  “唔……”阿尔弗雷德本就放轻了呼吸,这一下是彻底忘记了用不自己去呼吸,整张脸被憋得通红,身子因为缺氧,就软乎乎地在亚瑟怀里,连手上推开人的动作都显得那么无力。
  
  亚瑟见了这样子,就好笑地结束了这个吻,放阿尔弗雷德好好呼吸新鲜的空气。
  
  “你以前可不这样子。”阿尔弗雷德撇嘴抱怨道。
  
  “因为我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亚瑟这话说得特别顺溜坦诚。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好像被可乐呛到一般的震惊,他瞪大眼睛看向亚瑟“你不是以前的亚瑟!”
  
  “难道你是最开始的乖宝宝阿尔弗?”亚瑟站在他三步之遥的地方,好笑地询问。
  
  “当然——”阿尔弗雷德双眼一转,“所以,亚瑟带我去过儿童节吧——”
  
  “你以前可不会要求这个。”
  
  “那就不是吧。”阿尔弗雷德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我要过儿童节——”
  
  “当然,当然。”亚瑟点头,“you are my child forever!”
  
  在此相遇,全新的你与我。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