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何为礼,曰对世人皆以礼相待,可为礼
礼非情,礼止于礼

半价机票(上)

  ooc注意!
试图求小蓝手
这对cp真的很棒啊——


        居家好罗,他在电视上看见了飞去美国的机票打半折时,立刻起了小心思,先是以光速下好了机票,又转手给某大总统打电话,告诉自己要去美国旅游啦——

  此时,某大国那边。

  “阿尔弗,你明晚去接机。”

  “不,你让他去红灯区。”

  “红灯区要钱。”

  “我就不要钱吗?!”

  “你已经被我包月了。”

  此刻,阿尔弗雷德惊呆在原地,内心宛若奔过一万只草泥马。电话最后只剩下“嘟嘟”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心不原情不愿地看了看日历,最终还是在三天之后的那个日期上,拿着一只红笔大大地画了个叉。

  三天,是在罗穆路斯翘首期待着度过的。

  三天,是阿尔弗雷德思考如何熬夜中度过的。

  终于到了那天,罗穆路斯尝到了,什么叫一个人包机的滋味,机外是漆黑的,机内也并不亮堂。他想起了曾经那段被高卢人欺负的悲惨历史,他呼了口气在窗户上,写下了《悲惨世界之罗穆路斯篇》。

  飞机悠悠地停稳了,罗穆路斯一个人呆呆看着偌大的行李处空无一人,只有他那个黑色的大行李箱在传送带上缓缓移动,好吧,罗穆路斯顿时心中生出来一个伟大的决定,他拉上箱子,就开始放声高歌。

  Fratelli d'Italia,

  l'Italia s'e' desta,

  dell'elmo di Scipio

  s'e cinta la testa.

  Dov'e la vittoria?

  Le porga la chioma,

  che schiava di Roma

  Iddio la creo'.

  Stringiamoci a coorte,

  siam pronti alla morte.

  Siam pronti alla morte,

  l'Italia chiamo'.

  Stringiamoci a coorte,

  siam pronti alla morte.……①

  

  

  昏昏欲睡的阿尔弗雷德突然被那歌声给惊醒了,他四处的张望着,却发现周围空无一人,咽咽口水的他,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丝念想,也开始嚎起了歌来。

  两个人的歌声碰撞,在偌大的空旷的机场中交互,寥寥无几的机场工作人员已经忍受不了了,若不是看着那个带着眼镜竖着呆毛的家伙是他们祖国大人,估计已经有十来个警开包围着那人了,毕竟七个音里面缺上三四个音也着实不容易。

  好在辛苦的时间过去地还是很快的,罗穆路斯,那个居家好罗,正远远地向着阿尔弗雷德招手!

  此刻阿尔弗雷德再也顾不上什么大国礼仪了。他飞奔过去,一把狠狠抱住了罗穆路斯,就差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了,“你终于来了!你要不要先去红灯区!英雄我要我回家睡美容觉去了!”

  “大男人睡什么美容觉!这是岁月留在脸上的痕迹!”

  “难怪你那么显老。”阿尔弗雷德讪讪松手,悄悄远离那只已经握拳的手。

  “你过来。”

  “我不。”

  “你过来!!”

  “不!!!”

  罗穆路斯拉扯着那个大黑箱,在后面紧紧跟着快步逃跑的阿尔弗雷德。

  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唯一值得庆幸得是自己的家离机场并不远,于是他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回家,关门,上锁,动作一气呵成。

  正当阿尔弗雷德的脸刚刚沾上枕头,床头电话响了,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谁来的电话了“阿尔弗!!!!!你是不想要工资还是不想要奖金了!!!”

  “我……都想要!我知道了啦!”阿尔弗雷德气鼓鼓下床去开门,“please,罗穆路斯先生!”

  在罗穆路斯趾高气昂地拉着他的大黑箱箱进门那一刻,阿尔弗雷德又是关门上锁的动作一气呵成,然后狠狠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跑回房间,反锁上房门,任由那人在门外喊叫。

  一会之后,烦人的噪音终于没有了,正当阿尔弗雷德渴望睡个好觉时,床头的电话又想了,接通那一刻,对方说出了他也想说的一个词“上帝!你好好招待客人不行吗!!!”

  “上帝!英雄需要睡眠!!!”显然阿尔弗雷德快被折腾疯了。

  “我也想睡觉!!!我给你加奖金!!!你就好好招待客人吧!!!”电话被挂断了,独留阿尔弗雷德一个人坐在床上思索半天,最终,还是打开门,放进了蹲在门口那只似乎流浪犬一般的人。

  “先去洗澡!”想到自己终究今晚的床要分给别人一半,总觉得那么难受呢……

  一阵水声过后,之间披着浴袍的罗穆路斯打开了他的大黑箱箱开始翻箱倒柜,又是一阵淅淅索索,被子被掀了开来。

  熟悉的胸膛让阿尔弗雷德不自觉地靠了过去,他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你想我吗?”罗穆路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听起来温柔中带着些倦意。

  “大概,想吧。”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保持着自己声音的平稳,“睡觉吧,别的明早起来再说吧。英雄的美容觉可已经睡晚咯。”

  “睡吧睡吧。”罗穆路斯一手微微撑起身子,低下脑袋去亲吻阿尔弗雷德的脑袋,“晚安啊,世界的英雄。”

  “晚安。”阿尔弗雷德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就再往人怀里靠靠,便进入了梦乡。

  

  ①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就是意/大/利国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