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久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何为礼,曰对世人皆以礼相待,可为礼
礼非情,礼止于礼

小段子

丢了就跑
是苏米


“满天飞舞的雪花,飘落到肩头,透过棉麻的缝隙,触碰了皮肤,渗入骨髓,和着血液流遍全身,四肢百骸越发冰冷,脑袋开始昏昏沉沉,眼睛闭上了,便沉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伊利亚单膝跪在地上,握着阿尔弗雷德的脚踝,用指尖轻轻摩挲他青色的脉搏,眼里的红光印着一旁暖炉里的火光,“这是二十五号晚上,我经历的一切。”

“那你可真是个怪物。” 阿尔弗雷德向他嘲讽地笑着,他的眼神是蓝色中夹杂着火焰的颜色,好像在大西洋海底的火山喷发的神情,“那你把我抓来这里,又将我扒光捆住,不会仅仅是让我来听你讲述你的从前吧,Soviet。”

“当然不是。” 伊利亚侧过头去吻阿尔弗雷德的小腿,“我只是想让你在烈火中,体验一把,我那时候的滋味。”

评论(4)

热度(17)